华赢彩票

內容閱讀

當前位置: 首頁 > 研究考證 > 史志研究 > 正文

秋收暴動在嶽陽

來源:未知來源 日期:2015-04-24 12:00

“軍叫工農革命,旗號鐮刀斧頭。修銅一帶不停留,要向平浏直進。

地主重重壓迫,農民個個同仇。秋收時節暮雲沈,霹雳一聲暴動。”

這是毛澤東的《西江月.秋收起義》氣壯山河的描述。八十年前的今天,地處湘鄂贛邊界的嶽陽地區勇士參加秋收起義,彙入武裝反抗國民黨統治的滾滾洪流。那久遠的聲聲霹雳似乎還在耳邊響起,催人深思、奮進……

1927年大革命失敗後,黨的“八七”會議確定了土地革命和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總方針,並決定在工農基礎較好的湘鄂贛粵四省發動秋收起義。毛澤東作爲中央特派員回湖南改組省委並部署起義,經過多次討論和籌劃,決定9月9日在湘贛邊舉行秋收起義。爲策應和配合起義,省委派員到嶽陽、湘陰、平江等各地領導秋收武裝暴動。

平江工農義勇隊彙入起義大軍

地處湘贛邊界的平江縣是秋收起義的主要策源地之一。平江工農義勇隊是秋收起義的一支重要生力軍。這支隊伍是北伐戰爭時建立的一支民團隊伍,北伐軍過後,黨派共産黨員余贲民接收團防局,成立團防隊,余任隊長,後擴編爲1000余人的工農義勇隊。

1927年7月,根據中央指示,余贲民率部同浏陽工農義勇隊合編,以賀龍第二十軍獨立團名義,趕赴南昌參加起義。8月5日,部隊趕至離南昌不遠的塗家埠時,得知起義部隊已南下,加之在追趕起義部隊途中又遇敵阻擊,兩支義勇隊只得分別折回修水、銅鼓。在修水,平江工農義勇隊遇到了也因未能趕上南昌起義而折回的國民革命軍第四集團軍第二方面軍總指揮部警衛團(俗稱武漢警衛團)。該團是一支由共産黨領導的隊伍。華容的何長工、歐陽煦、楊嶽彬、徐行、徐恕、衡會池、羅廉余,湘陰的陳毅安等官兵也在這支隊伍裏。此時,團長盧德銘正去武漢找黨中央請示下步行動,部隊暫由一營營長余灑渡(平江人)率領。爲迷惑敵人,余灑渡召集平、浏義勇隊負責人商議,決定將這三支武裝合編爲“江西省防軍第一師”,駐防修水、銅鼓。這時,譚希林、羅榮恒率領的通城、崇陽農軍100多人,從鄂南開來,他們也是准備去南昌集中的,余灑渡便把他們整編爲師屬特務連。這樣,在湘贛邊的修水首次誕生了中國共産黨領導的一個師的武裝。

9月初,毛澤東到江西安源部署起義。安源軍事會議決定成立以毛澤東爲書記的前敵委員會,以原江西省防軍第一師爲基礎,組建工農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盧德銘任總指揮,余灑渡任師長,余贲民任副師長。下轄三個團,第一團爲駐修水的警衛團;第二團爲駐安源的工農武裝和萍鄉等地農軍;第三團爲駐銅鼓的浏陽工農義勇軍。平江義勇隊分別編入第一團和第三團。以上三個團合計5000人,分別由鍾文璋、王興亞、蘇先駿任團長,後來又將收編的邱國軒部擴編爲第四團。師部參謀何長工和師部副官楊立三還爲起義軍設計了綴有五星、鐮刀、斧頭的第一面工農革命軍紅旗。根據當時的具體情況,確定先奪取平江縣城,然後破壞長(沙)嶽(陽)段交通,再配合銅鼓、安源起義軍會攻長沙。

9月9日,工農革命軍第一師師部在修水宣布起義。這天,起義的鐵路工人和農民首先破壞了嶽陽至黃沙街、長沙至株洲兩條鐵路,第二天又破壞了長武段的羊樓司、桃林等地鐵軌,切斷了敵人的交通運輸。

同日,編入第一團的平江義勇隊戰士隨團及師部從修水出發,向平江長壽街進軍,預定經長壽街占領平江。10日,一團先師部一天到達渣津,鎮壓了從修水帶來的爲群衆所痛恨的八大惡霸。11日,越過平修邊界,占領了平江龍門廠。當時鍾文璋以師參謀長身份指揮一團與四團進攻平江。當兩團會合,進至離長壽街15華裏的金坪時,行進在前的四團邱國軒部投敵叛變,暗中與敵八軍聯系。邱部向第一團兩翼突襲,加之來敵阻擊,致使第一團三面受敵,200余人犧牲,辎重被一掠而空。而這時師部還在距金坪30裏的龍門廠,無法接應。部隊初戰失利,一團團長鍾文璋深感事態嚴重,悲憤離開部隊。

在平江黃金洞附近,余贲民組織力量,重新整合被打散的第一團部隊,准備重整旗鼓,再取長壽街,因偵知敵部已插至我後方,部隊被迫退向平、浏邊界,向第三團靠攏。

編入第三團的平江義勇隊戰士隨團于9月12日攻克了浏陽東門市,14日遭敵包圍,爲保存革命力量,部隊突圍後撤向浏陽上坪方向。第二團先勝後敗,也陷入敵人重圍。

鑒于三路起義部隊均受挫,毛澤東等前委決定改變攻打長沙的計劃。19日,各路起義部隊在浏陽文家市會師。這時,3個團的兵力只剩下不到1個團不足1000人,毛澤東作了鼓舞革命信心的重要講話。10月,平江工農義勇軍及華容、湘陰等縣的部分指戰員隨起義部隊向莽莽蒼蒼的羅霄山脈中段———井岡山前進,走向了艱難漫漫的革命之路。

各地策應,暴動風起雲湧

在湘贛邊秋收起義和鄂西地區秋收暴動的鼓舞和影響下,境內各縣的共産黨人紛紛響應,帶領進步群衆揭竿而起,武裝鬥爭之火燃遍各地。尤以平江、華容的鬥爭最爲暴烈。

1927年8月,中共湖南省委派夏明翰、李六如到平江領導農民秋收暴動。他們到平江後,改組了平江縣委並成立縣秋收暴動委員會,毛簡青任縣委書記,羅納川任暴委主任。縣委將全縣分爲5個鄉,並抽調黨的一批主要骨幹到各鄉進行工作,成立了各鄉黨的特委、暴委。各鄉暴委成立了敢死隊、燒殺隊、搬運隊。起義部隊到達並占領龍門後,平江六區區委書記、農協會長張勉之,農民自衛隊長張令彬等組織龍門群衆,舉行暴動,打土豪,分田地,緊密配合湘贛邊秋收起義。部隊離開龍門時,區委將張令彬、張平凱、裴周玉等一批青年骨幹輸送到部隊,使起義部隊得到補充。9月20日上午,縣委和暴委組織1萬多農民隊伍,分三路進攻平江縣城,城區100多名工人擔任內應。農民隊伍處決了3名罪惡昭著的反革命分子,殺死了雜稅局長。22日淩晨,縣委又組織獻鍾暴動,暴動工農一齊沖向獻鍾警察所,繳槍4支,鎮壓了民憤極大的警察巡官和雜稅所經理、塅長共8人。當晚,農軍三路進兵辜家洞泰安塅,襲擊作惡多端的挨戶團,繳槍20多支,鎮壓了大槽戶、挨戶團主任劉洞王。10月,北五區黨組織發動木瓜農協成立梭镖隊,夜襲大地主余維生家,將其全部家産分給貧苦農民,在木瓜點燃農民暴動的烈火。

8月中旬,省委派何資琛到嶽州領導湘北秋收起義。9月10日晚,在何資琛的策動下,中共嶽陽縣委組織工農炸毀了南津港鐵橋的部分枕木。由于當時嶽陽城區工農武裝力量薄弱,暴動指揮部很快被敵人破壞,9名負責同志被捕。27日,縣委擬在榮家灣利用原農民自衛隊部分槍支繼續組織暴動,但未能發動起來。

湘陰籍共産黨員袁福清(長沙總工會組織部長),在馬日事變後受黨組織的派遣回到家鄉開展革命活動。爲響應秋收起義9月16日會攻長沙的號召,他設法弄到部分槍支,組織湘陰白水農民自衛軍于9月13日,扛著梭镖,打著火把,深夜趕至長沙縣香王寺,與當地農軍會合,浩浩蕩蕩向長沙進發。15日,進至撈刀河,接到因起義失利,停止進攻長沙的通知,此時又無法跟上工農革命軍大隊伍,只好率隊退回原地。

9月底,華容縣委決定以明碧山爲中心,在全縣開展秋收暴動,很快就組建了100多人的農軍遊擊隊。並成立了縣武裝委員會,方之中任暴動總指揮。一天,方之中得知華容縣議會議長徐人鳳到小老婆家過夜,他與劉革非等組織幾百名暴動隊員,于午夜三點到達沈塌湖邊,處決了這位惡貫滿盈的華容反動頭子。隨後,範家嶺、文宣區等地的農民暴動,處決了一批土豪劣紳。塔市鎮團防局作惡多端,民憤極大,華容縣委約請石首農民自衛軍配合,于一天拂曉,四路農軍將團防局團團包圍,俘獲全部20多名團防兵。此外,駐防南(縣)華(容)安(鄉)三縣的湖南獨立五師一團代理團長彭德懷,于10月發動了與秋收暴動相配合的反“清鄉”鬥爭,使國民黨反動派成立清鄉委員會的陰謀未能得逞,支持了華容人民的秋收暴動。

繼秋收暴動後,各地農民的武裝暴動成燎燃之勢,如平江著名的20萬農軍撲城、華容的元宵暴動和長崗廟戰鬥、湘陰的梓木洞和臨資口及“三洞”暴動、臨湘的雲溪和谷花州暴動等等,這些武裝鬥爭遏制了敵人的瘋狂屠殺,打擊了地主劣紳的反動氣焰,鼓舞了人民的革命鬥志。各縣在鬥爭中組建了農民遊擊隊或赤衛隊,建立了各級蘇維埃政權。平江、華容在鬥爭中其紅色區域不斷擴大,成爲湘鄂贛和湘鄂西革命根據地的重要組成部分。

秋收起義後第二年7月,平江起義建立了紅五軍。又有許多平江青年參加紅軍,跟隨彭德懷上了井岡山。平江因此成爲工農紅軍的搖籃,嶽陽籍的60位開國將軍中就有52位平江人,他們多數是經過秋收起義的洗禮而走出來的。還有許多在秋收起義中獻出了寶貴生命的先烈們,他們爲革命而不懈奮鬥,勇往直前的高大形象將在人們心中樹起永遠的豐碑,激勵一代又一代嶽陽兒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