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赢彩票

內容閱讀

當前位置: 首頁 > 研究考證 > 學術交流 > 正文

试论土地革命战争前期(1928——1931)中共湖南省委 对湘鄂赣边特委的领导作用

來源:未知來源 日期:2015-05-04 12:00

一、加強對中共湘鄂贛邊特委黨組織的建設

(一)恢複組建中共湘鄂贛特委機構。

大革命失败后,白色恐怖笼罩湘鄂赣边区,许多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惨遭屠杀。为了加强对湘鄂赣边“三省割据局面之建设”,中央决定在岳阳建立中共湘鄂赣边特委(以下简称特委),派湖北省委书记郭亮任特委书记,辖岳阳、平江、浏阳、临湘、蒲圻、咸宁、崇阳、通山(通城)、嘉鱼、铜鼓、修水12县,属湖北省委领导。1928年3月10日,中共中央考虑到“湘鄂赣边特委因为要指导三省边界各县及武长路工作” [① 《中央致湘、鄂、赣三省省委信》]①将特委改属中共湖南省委(以下简称省委)领导。3月27日,郭亮被捕,特委机关遭破坏。

1928年6月下旬,省委派滕代遠爲特委書記赴邊界恢複特委機構。7月中旬,滕代遠經浏陽到達平江縣城,與駐紮在這裏的國民革命軍獨立第五師第一團團部書記官、地下黨負責人鄧萍接上了關系,並于7月22日,與彭德懷等領導了平江起義,創建了紅五軍,在轉戰湘鄂贛邊中,與各縣黨組織接上關系。9月17日,滕代遠主持在江西銅鼓幽居召開了平、浏、修、銅、武5縣黨組織負責人和紅五軍黨委聯系會議,正式恢複和組建了中共湘鄂贛邊特委。滕代遠、彭德懷、李宗白、邱訓民、王首道5人爲特委常委,滕代遠任書記。

隨後,各地黨組織不斷恢複和發展,到1929年4月,邊區的平、浏、修、銅、萬(載)、陽(新)、大(治)等縣相繼建立了縣委或臨時縣委,已有區委50個,黨員2萬余人。4月12日,根據省委指示,在平江、東鄉八區召開特委擴大會議,將中共湘鄂贛特委改爲中共湘鄂贛邊境特委。省委對這次會議極爲重視,派巡視員石青、袁國平參加會議。會議選舉了特委委員和候補委員,以王首道、李宗白、袁國平、張啓龍、黃公略、鄧湘君等6人爲特委常委,王首道爲書記,邊區黨的機構更加健全。

1930年初,邊區黨的機構幾經變動。1月13日,省委作出“取消湘鄂贛特委組織,邊境各縣由省委直接指揮”的決定。事實上,省委不可能直接指揮各縣,特委機關仍在堅持工作。8月,特委分爲湘東、湘北兩個特委,不久又成立贛北特委。10月,由于敵人圍剿平浏蘇區,省委遭破壞。爲適應各地黨部之間的聯系,12月底在平江成立“中共湘委辦事處”,代表省委領導邊區黨政群全面工作,湘鄂贛邊特委成員便和辦事處成員緊密結合,領導著邊區的革命鬥爭。

1931年3月,中央巡視員滕代遠到湘鄂贛邊區,在修水上杉主持召開邊區負責人會議,決定撤銷中共湘委辦事處,成立中共湘鄂贛邊特區委員會。並將原先獨立發展的湖北鄂東、鄂南地區,除江北的黃梅、廣濟、蕲春、浠水4縣以外,其余全部劃歸湘鄂贛革命根據地管轄。湘鄂贛邊特區委工作了3個月後,其紅色區域已近30個縣,特區委下轄20余個縣委或相當于縣委的黨的領導機關,4萬以上黨員,呈現一派蓬勃興旺景象。同年7月,中共湘鄂贛邊特區委在浏陽楚東山召開第一次全省代表大會,正式成立中共湘鄂贛省委,屬蘇區中央局領導。此後,湖南省委與湘鄂贛邊區黨組織的領導與被領導的關系不再存在。

(二)整頓黨的隊伍,糾正盲動主義等錯誤傾向。

省委接管特委后,对特委党的建设十分重视。1928年春夏,夏尺冰、蒋长卿受省委派遣到特委巡视党的工作。这时湘赣边平、浏、修、铜等县红色割据局面迅速形成, “大多数同志廉洁、勇敢、耐劳”、“阶级认识非常深刻”,但主要存在的问题一是党员发展过快、过滥。如“因环境公开,群众大半不愿加入工会、农会,而愿入党,故党员发展堪大。”“党与群众的组织混在一起,登记户口式的所谓党员,仅平江一县便有七万人以上,浏阳一万七千以上”[② 《傅秋涛关于湘鄂赣边苏维埃情况的报告》,载《平江革命历史文献集》P35]②,“修水县在四个月的中间,就发展到万多党员”[③⑤ 夏尺冰《关于平铜农村党的概况的报告》,1928年9月5日]③,“铜鼓的一、二、三区及平江的南乡,所有群众都是党员”,由于“滥收党员的缘故”[④  滕代远《平江起义前后平修铜的革命斗争》1929年1月]④使“党的组织不健全”、“没有党的支部生活”、“没有健全的地方党部”,因而对党员“缺乏鼓动和宣传教育”,“党员政治理论水平线一般的低落”[]⑤;二是盲动主义存在较严重。如军事上不顾敌强我弱,采取硬打死守的做法;错误理解布尔什维克化的口号,在白色区域很严重的犯了大烧大杀大劫的盲动主义;在没收一切土地平均分配的口号下,侵犯了中农利益;在革命队伍内部也发生了组织上的宗派主义和过火斗争,特别是平、铜有十二条杀的纪律等。

針對邊區黨組織存在的問題,1929年8月,省委通過《關于湘鄂贛邊境目前工作決議案》,提出了黨的改造及其任務。省委指示邊特委組織平、修、銅等縣對黨組織進行初步整頓,通過黨員重新登記,清除了許多不合格黨員,黨員人數雖然比原來減少,但質量比原來強多了。到1929年上半年,僅平、浏、修、銅四縣有15000人左右。特委還舉辦了各種訓練班,發行了紅色刊物,並在鬥爭中抓緊幹部教育,使黨員的素質和鬥爭能力均有顯著提高。

對邊區黨內盲動主義等錯誤傾向,夏遲冰在1928年9月向湖南省委《關于平、銅農村黨的概況的報告》中疾呼:“希望各同志引爲自身寶貴的教訓,應以平銅農村黨各種形形色色的不正確的傾向和工作路線(作)堅決的奮鬥”。1929年8月,省委在《關于湘鄂贛邊境目前工作決議案》指出:“邊境各縣特別的是平江過去的大燒大殺。確實是走到盲動主義的路上,相反的結果與群衆日益脫離。雖然省委巡視員的糾正,現尚有些殘余,應努力肅清”。“執行紀律切不可用機關式懲罰主義,軍閥野蠻的屠殺辦法,我們須用訓練式的懲戒。使之由政治上組織上得到悔改。甘心悅服的接受黨的懲戒”。特委在1929年“九·二”擴大會議上和實際工作中,對盲動主義不斷地進行了清除。同年11月,省委派巡視員蔣長卿同王首道、袁國平一起,在平江查處了“梁案”,責成殺害梁振庭父子的3名黨員作了嚴肅處理,還在邊區發了一份關于“梁案”的《告同志書》,使廣大黨員幹部和革命群衆的認識有所提高。經過近一年的努力。基本上清除了盲動主義的影響,糾正了殺的紀律。在省委的領導下,邊境黨的建設得到加強,根據地得到鞏固和發展。

二、在軍事上指導開展武裝鬥爭和加強紅軍建設

(一)指導開展武裝鬥爭

省委对特委在军事斗争方面的领导是从1928年6月派滕代远到边界恢复特委开始的。当时,省委指出:“驻防平江城的国民党独立第五师第一团团部有党的组织,党的负责人是团部的候差副官邓萍,团长彭德怀也是党员,如果情况需要,可以组织暴动,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以便与井冈山的红四军相配合”。[① 滕代远《平江起义前后》,载《红旗飘飘》第19卷232页]①7月17日,滕代远到达平江的第二天就接到省委的密信,告之南华特委机关破毙。与此同时,彭德怀亦截获独立五师师部缉拿黄公略等人并予枪决的密电,彭德怀、滕代远等商议后,认为情况严重,来不及请示省委,决定7月22日在平江起义。平江起义虽未与省委直接联系上,但总的原则和要求与省委的指示是一致的。

平江起義勝利後,省委指示特委和紅四軍“進攻萍、安,與平、浏取得聯系。醴陵遊擊隊速返醴遊擊,與浏、平取得聯系,發動醴陵的暴動。”以便與紅五軍配合,互相支援。另一方面,省委又致信邊區黨組織贊揚平江暴動,並以省委名義批准成立紅五軍及領導成員,指示“軍隊應向萍醴一帶發展,以與四軍朱、毛相聯結。”1928年8月中旬,紅五軍第一次上井岡山失利。10月,紅五軍和地方遊擊隊合編爲5個縱隊。一、二、三縱隊由黃公略統一指揮,留在湘鄂贛邊區活動。四、五縱隊和軍部直屬隊按省委指示,在彭德懷、滕代遠率領下于12月11日到達井岡山,與朱、毛會師。

在省委的領導下,邊境紅軍隊伍不斷壯大。1929年,“九二”擴大會議後,平、浏、修、銅、萬等縣遊擊隊編爲湘鄂贛獨立團(後發展爲獨立師)。1930年上半年,湘鄂贛特委和所轄各縣利用蔣馮閻軍閥混戰正在醞釀的有利時機,組織軍民開展了“年關鬥爭”、“三一八武裝大示威”和“紅五月暴動”,使邊境地區進入全盛時期。1930年10月至1931年7月,湘鄂贛獨立師參加第一次打長沙回邊區後,省委指示,將平、浏、修、銅、嶽各縣一部分赤衛隊,編爲紅十六軍,隨後又組建了獨立一、二、三師,配合紅十六軍取得了粉碎敵人一、二、三次“圍剿”鬥爭的勝利。經過一年的戰鬥,增加長短槍3500余支,邊區武裝力量得到壯大。

(二)加強紅軍建設

爲加強對邊境的紅軍建設,省委曾作過多次指示,1929年8月3日,省委《關于湘鄂贛邊境目前工作決議案》中,對紅軍的任務、成分、作戰方式和紅軍中的黨的建設等方面都提出了明確規定。決議案指出紅軍的任務是“消滅豪紳地主階級的統治權,幫助群衆發展鬥爭,保障和擴大蘇維埃區域”;紅軍的成分是“多找工農群衆加入,使邊境的紅軍成爲工農最可靠的武裝”;紅軍的作戰方式是“紅軍在敵人嚴格(重)進攻的時候,作戰的方式還是可采用‘化整爲零’的計劃,到鄉村分散遊擊。除此之外,有時候可以集中一部分部隊到非割據區域遊擊,一方面于經濟上可得相當的補助,另一方面可發動非割據地群衆的鬥爭”;紅軍中黨的工作是“紅軍內積極的覺悟的勇敢的分子吸收到黨裏來,以鞏固黨的基礎”將“紅軍的黨應特別注意小組會議,至少須每周一次,會議時須將黨的路線及各種決議和通告,多多討論,以提高兵士中黨員理論的武裝”,“須特別注意黨的秘密工作”等等。這些指示,對提高湘鄂贛邊界紅軍的政治、思想、軍事素質,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

三、指導建立蘇維埃政權組織和開展土地革命

(一)指導建立邊區蘇維埃政權

在湖南省委的领导下,1928年7月24日,也就是平江起义第二天,平江县建立了边区第一个县苏维埃政权。不久,省委认为边区建立苏维埃政权的条件已成熟,及时指示边区党组织“应毫不顾惜的解除豪绅的武装,杀豪绅,实行土地的分配与苏维埃的建立”[① 《中共平江省委致平江特委通告》,1928年]①,并于1928年8月28日发布《平江第一号通告》,通告提出了对于建立苏维埃等的纲要,平江县苏维埃政权建立后,特委帮助浏阳、修水、铜鼓等县相继建立县苏维埃政府,其他县也陆续建立了不少区、乡苏维埃基层政权组织。1929年4月成立了湘鄂赣边暴动委员会(后改名为湘鄂赣边革命委员会),它是边区统一领导革命斗争的第一个政权组织。

爲扶植新生的紅色政權,發揮其職能作用,把各級蘇維埃根植于群衆信仰之中,省委在1928年8月3日《關于湘鄂贛邊境目前工作決議案》中,對蘇維埃政權建設的重要意義,蘇維埃與黨的關系、蘇維埃改造的任務等都作了明確指示。如“蘇維埃政權的主人是農民”,“黨絕對不能命令他、包辦他,黨員經過黨團以起核心和領導作用”、“一切委員都要由群衆會議産生出來,實行民主化”等等。黨中央收到省委的這個決議案後,于9月5日在《給湖南省委指示信》中,更詳細地闡明了蘇維埃區域的任務。並著重指出:蘇維埃要掌握一切行政、司法、軍事、財政、經濟權力;應盡量吸收非黨的群衆參加;要努力擴大蘇維埃區域等,這些指示,對湘鄂贛邊區各級蘇維埃政權建設起了很大的指導和促進作用。當時平、浏黨組織存在包辦蘇維埃政權一切事務的問題,銅鼓縣委對縣區鄉蘇維埃政權則采取不聞不問的態度,對此省委于1929年12月30日《給湘鄂贛特委信》中加以指示,並指出對這種錯誤立即糾正。到1931年,湘鄂贛邊區有二十余縣的蘇維埃政權。

(二)指導開展土地革命

爲改變湘鄂贛邊區的土地高度集中在土豪劣紳手中,農民備受殘酷剝削和壓迫的狀況,在平江起義勝利後,省委根據“八七”會議精神,立即指示邊區黨組織“實行土地的分配與蘇維埃的建立”。1927年8月,平江縣委發出《平江第一號通告》,列舉了“關于沒收土地”的十項政策。從1928年秋至1933年,湘鄂贛邊區土地革命經曆了沒收一切土地,試行共耕制和分耕制;沒收地主土地和公田,按人口平均進行分配;重新分配土地,“地主不分田,富農分壞田”,強調反富農鬥爭,改土地爲蘇維埃所有爲農民所有;查田運動等四個階段。在省委領導時期,邊區的土地改革經曆了前兩個階段。

1928年上半年,平江等地曾提出“拔界毀塍”“共同生産,共同消費”的主張,在毫無經驗的情況下,開始試行共耕制和分耕制。由于受農民覺悟程度和當時曆史條件的限制,“共耕制”常遭敵人騷擾難以實行,“分耕制”受當時曆史條件的限制,既危及了自耕農的利益,又引起農民苦樂不均的思想情緒,造成兩種方法難以行通。1929年春耕時節,邊特委采取了“春耕制”形式,即自耕農土地仍歸自耕農種;地主租給佃農的土地仍歸佃農耕作;沒收反革命分子的土地及公共的土地,分給無地或少地的農民耕作。特委在少數地方試行的這些辦法,雖不完美,但爲全面鋪開土地革命提供了很重要的經驗教訓。

1929年4月,省委巡視員夏尺冰到邊區檢查工作時,向省委彙報了邊區土地革命開展的情況。8月,省委在《關于湘鄂贛邊境目前工作決議案》中指示,應注意“團結自耕農、中農和少數富農”的政策;強調土地革命的口號,“只提出沒收地主階級的土地,分給農民,而不提出沒收一切土地的口號。”對于富農問題,“亦應吸收到革命的四周,使他們同情土地革命,對于富農,如果已經反對雇農、貧農的利益,絕不因聯絡富農的政策而讓步,絕對應擁護雇農、貧農的利益而向富農作鬥爭”。在分配土地的辦法上,“聽蘇維埃組織土地委員會斟酌行之,不必呆板拘用一個辦法。”

省委的這些指示,既加強了對邊區土地革命的領導,又給予了特委自主權。1929年10月,特委以湘鄂贛邊革命委員會名義發布《革命政綱》;1930年2月,邊特委向各級黨組織發出第二十九號通告。轟轟烈烈的土地革命運動在平、浏、修、銅、萬等蘇區廣大農村開展起來。數以百計的人口分得了土地。1930年初修水縣有39個組3萬農戶分得了土地。3月,平江縣除南江橋等少數地方外,其余地方都進行了土地革命,上半年浏陽在占全縣四分之三的蘇區開展了土地革命,這年底,陽新有50萬人分得土地。1930年,邊區土地革命的全面開展,使湘鄂贛革命根據地進入了全盛時期。

此外,省委在對邊區的工人運動、群衆運動、群團組織、經濟工作、文教衛生等方面,都作了許多具體指導。

當然,湖南省委在對湘鄂贛邊區的三年領導時期,雖說在策略和暴動上曾存在某些“左”的傾向,也導致了某些挫折和錯誤的發生,但瑕不掩瑜,主流是好的。不可否認,它對邊區特委組織的正確領導爲湘鄂贛革命根據地的創建、鞏固和發展發揮了極其重要的領導作用。

(2013年11月《第二屆湘鄂贛蘇區論壇論文選》

秦小燕    肖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