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赢彩票

內容閱讀

當前位置: 首頁 > 研究考證 > 學術交流 > 正文

毛澤東喜歡屈原及其作品的四大緣由

來源:未知來源 日期:2016-06-27 12:00


    毛泽东喜欢读屈原的作品。早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读书时,毛泽东就如痴如醉地学习《楚辭》,不仅读背,还曾摘抄其中重点篇目。他做过一本专门的听课和读书笔记,取名《讲堂录》,首頁抄录的即是《离骚》和《九歌》。毛泽东读《楚辭》不是一时之好,而是持续了一生的兴趣。当然,毛泽东更喜欢屈原这个历史人物。1961年秋,毛澤東專門寫了一首《七絕·屈原》:屈子當年賦楚騷,手中握有殺人刀。艾蕭太盛椒蘭少,一躍沖向萬裏濤。在毛澤東一生中,以曆史人物爲題的詩詞僅有四首,此即其中之一。詩雖短小,但寫出了屈原的文才、性格、膽略、情懷、氣節、精神,贊賞之情溢于言表。在與黨內外、國內外友人交談中,毛澤東不止一次表達過對屈原的喜愛,對屈原這個人物給予了高度評價。毛澤東喜歡屈原及其作品至少有以下四大緣由。

愛國的境界

    屈原所处的时代,正是中国大一统的前夕。在屈原等贤臣辅佐下,楚国一度兴盛,橫則秦帝,縱則楚王,楚國大有與強秦並峙之勢。可惜楚懷王到了晚年,聽信讒言,在幾次重大決策中一再失誤,國家實力和信用遭受重創。這期間,小人得勢而上位,忠誠正直之士卻被抛棄。屈原先是被疏遠,不久又被流放。但屈原忠誠愛國之心從未改變。司馬遷說他雖放流,睠顧楚國,系心懷王,不忘欲反,冀幸君之一悟,俗之一改也。其存君興國而欲反覆之,一篇之中三致志焉。

    屈原的爱国,可谓情深意切。他想挽狂澜于既倒,是有着强烈的紧迫感和责任感的。他在《离骚》中寫道:日月忽其不淹兮,春與秋其代序。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興國之機稍縱即逝,興國之責不容推卸。屈原對楚王簡直有些恨鐵不成鋼。他不是不知道,楚王身邊有一小撮佞臣,正是這幫小人嫉賢妒能,損公肥私,使得國家前途捉摸不定。他不是不知道,小人耽于享樂,能臣因谏得禍,前方的路是幽昧以險隘,但他完全置生死于度外,心中有的只是國家利益。豈余身之憚殃兮,恐皇輿之敗績。他希望楚王乘骐骥以馳騁,自己願做開路先鋒。他的這種愛國之情,兩千多年來早已融入國人血脈中,成爲中華民族偉大精神的核心要義。

    毛泽东对屈原的爱国情怀曾给予高度评价。1949126日晚,毛澤東在訪蘇期間,與漢學家費德林大談中國古典文學,講到屈原時,他發了一段較長的議論。他說:屈原的名字對我們更爲神聖。他不僅是古代的天才詩人,而且是一名偉大的愛國者,無私無畏,勇敢高尚,他的形象保留在每個中國人的腦海裏。無論在國內國外,屈原都是一個不朽的形象。我們就是他生命長存的見證。毛澤東是把屈原的愛國境界領悟得最深的一個人。他曾深情地贊美自己的祖國:江山如此多嬌,引無數英雄競折腰。斯諾在《西行漫記》中記述,還是在十幾歲的時候,毛澤東讀了《論中國有被列強瓜分之危險》這本小冊子之後,便對祖國的將來,覺得非常可憂。並開始認爲努力救國是每一個人民的天職。而後衆所周知,他把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了救亡圖存、富民強國的偉大事業。他不但親手締造了一個嶄新中國,而且把它推上了一條社會主義的正確道路。毛澤東的愛國與屈原的愛國在圖存圖強的本質上是相通的。

 民生的情結

    屈原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浪漫主义诗人,更是第一位具有民生情结的伟大诗人。屈原的民生情结在他的作品中以人民性体现出来。这种人民性最鲜明的特征,就是站在人民的立场,对腐败的统治集团进行严厉批判,对人民生活的艰辛表达了深切同情,并显示自己不与世俗(主要是楚国当时的上层贵族)同流合污的坚定决心。他指责:衆皆競進以貪婪兮,憑不厭乎求索(衆人都爭名逐利、貪得無厭啊,孜孜以求從不滿足);他痛恨:背繩墨以追曲兮,競周容以爲度(違反標准並且沒有法則啊,爭相迎合討好且以之爲常行之法);他感慨:世溷濁而不分兮,好蔽美而嫉妒;他傷悲: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他發誓:甯溘死以流亡兮,余不忍爲此態也;他決心: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在屈原的《離騷》和其他作品中,有這種民生情結的句子俯拾即是。

    对于屈原的民生情结及屈原作品中体现出来的人民性,毛泽东是有深刻感悟的。1949年,毛澤東曾說過這樣一段話:曆史上任何一個偉大變革時代都會産生一些悲歡離合的故事。至于屈原,政治變遷是他個人的不幸。屈原艱苦地走過他的時代。他憂國憂民,力求挽救楚國的危亡。可見對屈原的憂國憂民,毛澤東給予了充分肯定,而對時代給屈原造成的個人不幸,毛澤東又給予了深情憐惜。至于屈原作品乃至整個楚辭中體現的民生情結,毛澤東也有過深切的感受。1959年,他在《關于枚乘<七發>》中寫道:騷體是有民主色彩的,屬于浪漫主義流派,對腐敗的統治者投以批判的匕首,屈原高居上遊。

    屈原并非草根出身,他自称帝高陽之苗裔,生于貴族世家,用今天的話說,是官二代”“富二代。他曾官至左徒,在當時楚國,此職僅次于令尹,系楚國三把手;即便在遭貶之後、流放之前,他還擔任著三闾大夫一職。應當說,他是典型的統治階級的一員,爲何他會脫離自己的階級,而不斷地向人民走近,並産生濃厚的民生情結呢?對此,毛澤東有過深刻的分析。他在195912月至19602月讀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的談話中曾說,劉邦爲什麽能打敗項羽,因爲劉邦同貴族出身的項羽不同,比較熟悉社會生活,了解人民心理。屈原如果繼續當官,他的文章就沒有了。正因爲開除了官籍下放勞動,才有可能接近下層生活,才有可能産生像《離騷》這樣好的文學作品。知識往往是經過困難,經過挫折才得來的。在毛澤東看來,屈原的民生情結不是與生俱來的,也不是偶然得到的,而是在坎坷的人生境遇中生的根、開的花、結的果。而我們考察毛澤東個人成長史便知,他自己也是從社會底層走來,經曆無數艱難困苦,一生傾情勞苦大衆,與人民有著割舍不斷的血肉情感。他曾斬釘截鐵地說: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曆史的動力。他曾豪情滿懷地向全世界宣告: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了!他也曾對自己的衛士說:我見不到群衆就憋得發慌!毛澤東的民生情結,正是他與兩千年前的屈原心息相通的重要原因。

 飛揚的文采

    屈原是我国第一个伟大的爱国诗人,也是第一个浪漫主义诗人。屈原的作品想象丰富,文辞华美,不但有极高的思想性,而且有强烈的抒情性。其代表作《离骚》是我国文学艺术的一座高峰。芙蓉为裳,秋兰为佩,朝饮坠露,夕餐落英,这是屈原描绘的一个涵养着美好品行的自己。在求索路上,他以浪漫的笔触来描写艰辛:飲余馬于鹹池兮,總余辔乎扶桑。折若木以拂日兮,聊逍遙以相羊。前望舒使先驅兮,後飛廉使奔屬。鸾皇爲余先戒兮,雷師告余以未具。吾令鳳鳥飛騰兮,繼之以日夜。飄風屯其相離兮,帥雲霓而來禦。在屈原筆下,望舒(爲月亮駕車的神)爲他作向導,飛廉(風神)給他當隨從,鸾皇(鸾鳥和鳳凰)爲他警戒,雷師(雷神)爲他駕車,鳳鳥爲之起舞,飄風(旋風)也帶著雲朵和彩虹前來相迎!除《離騷》外,屈原的其他作品同樣多有瑰麗神奇之筆,展現出極強的藝術魅力。司馬遷評價屈原說:其文約,其辭微,其志潔,其行廉……推此志也,雖與日月爭光可也。的確,屈原的文與人結合完美,對後世影響極大,當然也影響到兩千年後同樣具有詩人天賦的毛澤東。

    作为文章高手,毛泽东不仅肯定屈原天才詩人的地位,對屈原作品的借鑒也可謂出神入化。比如,他的《七律·答友人》:九嶷山上白雲飛,帝子乘風下翠微。斑竹一支千滴淚,紅霞萬朵百重衣。其中帝子乘風下翠微 句,顯然化用了《九歌·湘夫人》中帝子降兮北渚句。斑竹一支千滴淚也是化用湘夫人聞帝舜死于蒼梧而淚灑青竹留下點點斑痕的故事。在《七律·答友人》一詩中有洞庭波湧連天雪句,毛澤東自注時曾明確地說:“‘洞庭波,取自《楚辭》中的《九歌·湘夫人》洞庭波兮木葉下毛澤東不僅在寫作文章時能夠對屈原作品中的句子信手拈來,化而用之,在平常說話時也能脫口而出,運用自如。19541026日,來華訪問的印度總理尼赫魯向他辭行,他當場吟誦了屈原《九歌·少司命》中的兩句:悲莫悲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並說:離別固然令人傷感,但有了新的知己,不又是一件高興的事嗎?毛澤東對楚辭章句的活學活用,充分體現了他對屈原文采的欽慕和追隨。毛澤東從屈原作品中汲取了豐富的文學營養,從他對屈原作品的直接引用和借鑒中可見一斑,而在他創作的大量詩詞中同樣可以看到屈原那如椽大筆下的神奇景象。從《七律·長征》中五嶺逶迤騰細浪,烏蒙磅礴走泥丸,到《沁園春·雪》中山舞銀蛇,原馳蠟象,毛澤東的想象和意境、文采和辭章,與屈原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是兩位偉大詩人跨越兩千年的惺惺相惜、文脈相連。

不屈的氣節

    屈原的不屈气节集中体现在《渔父》篇中,司馬遷在为屈原作传时特别采录了他和渔父的对话。此时,屈原已遭流放,来到江边,披发行吟,颜色憔悴,形容枯槁。他是在一种苦闷彷徨以至心如死灰的情况下碰到渔父的。《史記》写下了两人的对话:

    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欤?何故而至此?屈原曰:舉世混濁而我獨清,衆人皆醉而我獨醒,是以見放。漁父曰:夫聖人者,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舉世混濁,何不隨其流而揚其波?衆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啜其醨?何故懷瑾握瑜而自令見放爲?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人又誰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甯赴常流而葬乎江魚腹中耳,又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溫蠖乎!屈原的氣節就在于,明知舉世混濁、衆人皆醉,也不苟同漁父的意見與世推移、隨波逐流。他要保持一份清醒,堅守一個清白。甯可葬身魚腹,也不讓自己蒙上世俗之塵。這種甯死不屈、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的剛烈、霸蠻之氣,毛澤東始終都是敬佩的。

    1921年,毛澤東曾作一幅挽聯:無用之人不死,有用之人憤死,我爲民國前途哭;去年追悼陳公,今年追悼易公,其奈長沙後進何。聯中陳公指革命家陳天華,1905年爲救國喚醒民衆在日本跳海自殺;易公則是他的好友易白沙,在1921年,先是只身赴京刺殺北洋政府首腦未果,旋即南下組織軍隊北伐也未能如願,激憤之下選在屈原投江的日子跳海自殺,以喚起民衆。這兩人都是毛澤東的湖南同鄉,又都效法屈原投江明志,毛澤東對這些有用之人憤死寄予了深情。

    当然,在毛泽东的骨子里,还有一份有类于屈原勇于坚持真理的豪迈。他常说: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而纵观其一生,在多次陷入孤立、苦闷彷徨情况下,毛泽东没有轻言放弃,而是艰难地护卫真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这条革命道路产生伊始,党内大多数同志都不理解,因为当时流行的是俄式革命路径,是以夺取中心城市为首要目标,但毛泽东经过认真调研、全面观察和深入思考,提出并坚持了这个符合中国国情的唯一正确道路。遵义会议前后,又是他力排众议,坚持了一系列军事上克敌制胜的正确方针。这其中,毛泽东多次身处危境,但在衆人皆醉的情況下保持了我獨醒的狀態。這正是屈原那種不屈氣節的現實版。1961年,毛澤東寫下《七絕·屈原》,直接歌頌屈原潔身自好、爲堅持真理而獻身的精神,不能不說是有感而發。屈原的衆人皆醉我獨醒是毛澤東的堅持,也是兩位偉人共同的堅守。

(作 者  朱  平)

參考文獻

              [1] 司馬遷:《史記[M]中華書局20137

              [2] 林家骊:《楚辭[M]中華書局20106

              [3] 斯諾:《西行漫記[M]解放軍文藝出版社20026

       [4] 金沖及:《毛澤東傳1893-1949)》[M]中央文獻出版社2004 4

       [5] 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毛澤東詩詞集》[M],中央文獻出版社,19969 月。

       [6] 馬莉:毛澤東十一次談屈原及其作品[J],世紀橋,2009年第10 期。